廢柴三少爺

關於部落格
圖片與影音的版權皆屬原創者所有,若有侵權請告知!
  • 20643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南國回憶錄---《重生》



『我』,是誰?


當『我』意識清醒之時就發現自己正在森林裡跌跌撞撞,身無分文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,什麼也不記得,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
途中遇見了一個從山上『獨立塾』逃跑的青年--昭光,『我』才知道自己的所在地是沖繩的山原。


昭光來自宮古島,是個皮膚黝黑的俊俏少年,因為不學無術被家人送到獨立塾接受嚴格的訓練。


昭光對一無所有的『我』相當有興趣,他說:「我幫你取個名字吧!就叫『銀次』,你覺得如何?」


『我』說:「『銀次』?是你認識的人的名字嗎?」


昭光說:「是我養的狗的名字。」


是嗎?無所謂,反正『我』終於有名字了!


昭光說:「既然你有新名字,那我也要來取一個。『傑克』!你就叫我『傑克』吧!」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完全劇透請注意!

那個人真的有夠怪的,連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,好好笑!


我幫他取了『銀次』這個怪名字還高興成這樣。


銀次才不是我養的狗呢!


他是我永遠的仇人,他雖然跟我一塊長大,但他卻狠狠拋棄了我姐,原本想報復他卻反過來被他報復,後來又帶走我心愛的初戀--愛,真是可惡。


餓死了!逃到這裡正好有一間便利商店可以休息,身上只剩下一點錢,還好我把上這個便利商店的店員--美佳。


美佳身材是很好啦,但是年紀比我大又長得醜,品味也很差,要不是看在她願意收留我跟銀次的份上,我才不想理她哩!


美佳剛好跟她的室友聰美處得不好,當初她倆有約定不准帶男人回家,結果美佳不只破例,還一次帶回兩個。


為了不讓聰美抱怨,銀次那傢伙只好假裝是美佳的弟弟,而我則變成他朋友,真是有夠麻煩的。


算了啦!反正待在這裡跟美佳上上床再哄哄她,她就對我百依百順的,好像也沒什麼不好,但是銀次好像不這麼想,馬上就跑去找工作了,生命力還真強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沒想到昭光很快就跟美佳勾撘上了,昭光果然人帥有本錢。


不行!這樣再待在美佳家裡我遲早會被趕出來,我得先找到工作才行。


我為了假扮美佳的弟弟,跟她借了『磯村』這個姓,還有出生地,對於什麼都不記得的我來說,『磯村銀次』是我唯一擁有的資產。


雖然求職四處碰壁,但我很幸運地得到一份石材店的工作,主要是跟著一個年紀頗大的專員大叔一起清掃墳墓。


美佳跟聰美正式鬧翻了,我和昭光趁此機會離開美佳家,並在此分手,相約日後再見,啊啊,我好捨不得他啊!


專員對我很好,甚至還讓無家可歸的我跟他一起住,日子過得很平順,我原以為就會這樣過下去,沒想到店裡有個嫉妒我的員工散播我和專員的不實謠言,再加上美佳居然找上門來,指控我身份不實還偷了她的東西,害我不得不再度逃離。


但更可怕的是,我想起我失憶的原因了...............


我是網路自殺團體的倖存者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原本以為『天堂狂』觀光海灘的這個團體是我落腳的好地方,誰知道我的花心害我被他們的頭頭趕出這個地方,我連行李都沒能帶走,現在除了一點錢之外我身無長物,那我不就跟那個假銀次沒兩樣了嗎?可惡!


幸好我知道自己擅長的是什麼,『牛郎』,沒錯!當牛郎一定適合我,我長得好看又懂得討女人歡心,這絕對是我的天職。


順帶一提,店長幫我取的花名是『慈叡狗』。


原以為當牛郎只要對女客人花言巧語就可以佔她們便宜,但沒想到牛郎店是如此地黑暗,這些規矩我怎麼可能會懂呢?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離開石材店之後我來到那霸機場,正當不知何去何從之時,有人幫我指引了方向,我住進了釜田先生開辦的民宿『安樂之家』,專門提供各地背包客住宿。


我住了下來,但對未來沒有任何想法,釜田不知為何看上我這個不合群的人,邀請我當安樂之家的工作人員。


也好,就在這裡暫時定居吧!


我趁著空閒時間去找尋昭光的下落,我在天堂狂拿到昭光遺落的行李跟手機,碰巧發現昭光手機裡也有一個叫『銀次』的人,而且他有許多家人,並不像他跟我說的那樣。


為了找到昭光,我決定去會會另一個銀次,沒想到那個銀次跟昭光根本是一起長大的,只是他們之間好像曾經發生過不少事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這幾個月我掌握到應付客人的訣竅,一下子就成了店裡的紅牌,我頗得意,但要跟年紀大我很多又長得抱歉的客人玩戀愛遊戲我還真受不了。


原以為我跟愛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,沒想到長大變得成熟美麗的愛竟走進我們店裡,但她居然是店長的客人。


我跟愛相認,沒想到卻知道了愛跟銀次在這裡開了一間店,為了支持銀次,愛還要賺皮肉錢供養他,我叫愛跟我一起走,但她只是冷冷地跟我伸手要錢,沒關係的,只要能跟愛在一起我怎樣都無所謂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我跟昭光終於重逢了,但他心不在焉讓我覺得有點惱怒。


後來我偶然看到他跟一個女人從賓館出來,等等,那不是另一個銀次的女人嗎?


不知哪來的衝動,我一氣之下把昭光跟愛在一起的事告訴了另一個銀次。


但是昭光會不會因此遭殃呢?我又開始擔心了。


就在我的生活過得正平穩之時,過去的魔爪卻伸向了我。


「嗨!『香月雄太』。你過得還好嗎?」


一個宛如死神的女人找上了我。


我全都想起來了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今天是我生日,有三個出手闊綽的客人同時都說要為我開香檳王還要帶我出場,但我滿腦子都是愛,我根本無暇用花言巧語安撫她們,結果喝得爛醉如泥的我一下子惹怒了她們三個,她們三個最後竟一起『飛了』。


『飛了』就是客人不繳清之前在店裡賖的帳突然消失的情況。


完了完了!三個人之前在店裡開香檳王的幾百萬賒帳現在全壓到我身上,沒關係,我還有愛。


但是沒想到我勾撘上愛的事情被店長知道了,我搶店長的客人還不打緊,更糟的是,愛她也『飛了』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『香月雄太』。


我強迫自己去回想自己還叫做這個名字時的悲慘回憶。


我原本還有父母跟一個妹妹,生活還過得去,但一切都在父親開始酗酒打母親之後變調。


媽媽受不了家暴,搬離這個家之後對我們兄妹倆不聞不問。


爸爸整天喝得爛醉如泥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漸漸地也拿不出錢付我跟妹妹的學費,我跟妹妹都痛恨他的存在。


雖然我跟妹妹努力打工,但還是敵不過現實,我最後休學了,努力做清潔工供妹妹讀至高中畢業。


妹妹一路往前邁進,出國留學了,而我卻被留在這裡不停悔恨。


與此同時,我痛恨了十幾年的爸爸突然上吊自殺了。


我回想這個家為何支離破碎的原因,情不自禁將自己與爸爸的身影重疊,歷經了一段沉淪的生活之後,我決定重新出發,來到柏崎一間工廠當派遣員工。


認識了沒藥救的原口、向我告白卻被我拒絕的菊池、表裡不一的木村,還有我真心愛上的中國人--顯。


我努力再努力,但這個世界就是無法如我的願,破碎的家、永遠也沒有出路的未來都讓我心灰意冷,就在此刻,一則自殺網站的廣告出現在我的手機裡…………


當顯把他妻兒的照片拿給我看時,我覺得整個世界都崩裂了,看來我跟顯是沒有可能了,絕望之下我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。


我跟負責策劃自殺活動的那個女人說:「我想要死在南國。」


但在最後一刻,我卻失去了自殺的勇氣,我逃跑了也失去記憶。


直到此刻,我終於憶起所有不堪的過去,但我決定要拋棄『香月雄太』,從今以後我要以『磯村銀次』的身分好好活下去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「你是『銀次』嗎?」某人突然這麼問我。


「你是誰?」他好像是昭光的牛郎同事。


「如果你是銀次的話就跟我走吧!傑克說想找你。」


傑克也就是昭光,我在那人的帶領之下見到了久違的昭光。


這真的是我印象中的南國少年昭光嗎?


他被打得鼻青眼腫,身受重傷,不復他以往瀟灑開朗的樣子。


昭光因為身背債務又還不出來才被痛打了一頓,為了昭光,我決定鋌而走險領出釜田先生為了選議員而準備的錢替昭光還債。


打點好一切,我帶著受了重傷的昭光坐船到渡嘉敷島,享受我倆最後一次的南國旅行。


「我跟你說,我原本的名字叫『香月雄太』,但從今以後我要以『磯村銀次』的身分好好活下去。你聽得到嗎?」


「好樣的,超讚!」昭光虛弱地說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*結論:


我就是喜歡桐野下筆的方式,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的寫作風格,即使經過翻譯也能體現出他們之間的不同。


小說內容乃虛構,這也是小說之所以迷人的原因,通常我們都會自行幻想小說中的世界,這一點尤其以奇幻小說特別明顯,所以看《哈利波特》跟《十二國記》的時候,我們會跟著作者的描述去幻想,會比較投入。


若背景是在現代,我們投入小說情境的心力便沒這麼多,桐野是以寫現代社會故事見長,但她訴說的故事卻很容易將讀者拉進她所建構的深沉世界。


桐野像個十分冷靜的旁觀者,明快地剖析主角們的內心歷程,而且她相當擅長製造一個真實的環境。


兩位要角--銀次與昭光,從初次相遇到分別,再到聚首,隨著兩人境遇不同,書中至少變換了八個主要的場景,明明場景都在風光明媚的南國,但兩位要角的遭遇卻萬分陰暗。


兩人初遇於森林山原、寄宿於美佳家中、銀次在石材店工作、昭光在天堂狂觀光海灘短暫打工、銀次落腳安樂之家、昭光成為牛郎、銀次的家庭回憶、銀次在柏崎工廠的情形,桐野寫了八種截然不同的環境,鉅細靡遺到每一段都足以讓人身臨其境,這就是桐野厲害的地方。


我特別佩服桐野在這方面的用心,尤其是艱苦的環境她寫來特別絲絲入扣,彷彿她也曾在那種環境下待過一年半載似的。


《殘虐記》當中女主角被囚禁的小房間、《東京島》的杳無人煙的荒島、《玉蘭》的國外留學生宿舍生活、《異常》中擁擠的大陸火車車廂、《重生》裡頭的牛郎店祕辛與工廠生活都歷歷在目,只要看過的人絕對不會忘了這幾段充滿骯髒、荒蕪、窘迫、高壓的描寫。


桐野作品裡頭還有一個特點,描寫『中國人』。


桐野似乎對中國人特別有興趣,她的作品裡頭幾乎都有中國人登場,而且形象偏差,他們在書中的社經地位都不高,有點粗野,沒受過多少教育,充滿韌性與衝勁,好像被丟到哪裡都能活似的。


桐野的作品我看過六部,裡頭就高達四部提及中國人,也許是桐野的個人觀感太過強烈也說不定,因為那些角色其實也不一定要是中國人。


《異常》跟《重生》都是桐野的力作,也許這兩本書份量多,看完心情又會很沉重,但是這兩本書看完絕對不會後悔,所以我還是在此推薦《異常》跟《重生》給大家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